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崂山弃徒开始> 第129章 一生俯首拜邪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9章 一生俯首拜邪君(1 / 1)

伴随赵无极一声狂笑,他双眸泛出紫光。

沉墨在暗中微微皱眉,因为这股力量,连他都感到心季,看来赵无极已经使出来自紫寿仙衣的底牌。

另一方面,这等凶险的遭遇,同样是惊蛰的机遇。

紫寿仙衣生出无形的力量,托着赵无极悬浮在半空,他黑发飘扬,宛如魔神降世,爆发出的气机更是不可一世。

即将释放出无比可怕的力量,他反而收敛起刚才的狂妄,生出一声幽远的叹息,却没有任何言语。

赵无极在催动紫寿仙衣的力量时,突然有一股子发自心底的怅然萦绕心头。他生平力量未有如此之盛,却也从来没有现今这样的难过。因为这力量并非他所追求,却又死死地依附他,他也必须得死死抓住,犹如在无边苦海中,一片随时可能沉没的竹筏被他抓住。

他深深地明白,即使凭借紫寿仙衣战胜邪君沉墨,那也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结果。

即使最后和紫寿仙衣彻底融合,到底是他驾驭了紫寿仙衣,还是紫寿仙衣驾驭他,也实是难以分清了。

心中有万千感慨的同时,身上的紫色寿衣源源不断地散发出紫气,如烟如雾,如有实质。

惊蛰已经在他失神的刹那,连续噼出十三道可怕的劲气,依旧被紫气挡在外面。

最后紫气化为一只大手,如天罗地网将惊蛰和他噼出的劲气收束在一起,大手一合,惊蛰发出的劲气全部溃散。

大天罗手!

这是迥别于大阴阳手的另一面崆峒绝学,需要以紫寿仙衣才能催动。

惊蛰即使完成“龙吟变”,几乎化身邪魔,也难以反抗。

惊蛰在大天罗手的攻击下,“龙吟变”的特征散去,恢复正常,同时七窍流血,生机绝灭。

“你赢了。”惊蛰澹澹说出三个字。

对他来说,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无须任何借口来辨别。

虚空中饮血刀跌落身旁,却没有如从前那样见得主人战败就离去,彷佛它已经从惊蛰身上找到了归宿。

又或者是因为惊蛰不接受它输送的血气,使它另眼相看。

赵无极澹然道:“接下来你会被大卸八块。”

惊蛰不惊不怒,不悲不喜,也没有回应。

有人替他回应。

“那倒不会。”

一道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光芒斩向赵无极,同时雪花飘飘,点缀虚空。

赵无极身遭的紫色气息在飘落的雪花下,层层溃散,那一道剑光未至,雪花已经先落下,朵朵如剑芒,刺破紫气拦阻,落在赵无极的紫色寿衣上。

剑芒蕴藏恐怖至极的穿透力,居然刺破了紫色寿衣的防护,一道道血花从赵无极身上喷射而出。

他几乎难以置信。

一个眉心睁着猩红血眼的男子出现,看不清面容,手中拿着扶桑的“霜月”!

“雪飘人间!”

“邪君!”

霜月和雪飘人间完美锲合,加上沉墨的血眼,窥视到了赵无极和紫寿仙衣气机流转的不谐之处,每一朵雪花的飘落,都直指赵无极和紫寿仙衣的不谐!

最终剑光伴随男子的出现,刺中赵无极的胸口。

在“雪飘人间”下,赵无极似乎再次在沉墨手上走到生命的尽头。

不对,他本就是死人了!

赵无极身子爆开,化为漫天紫气,瞬息间四散而去。

至于紫寿仙衣,竟也无半只衣角留存。

沉墨心中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赵无极还会再出现。这就是紫寿仙衣的能力吗?

即使被人杀死,也能再次复活。

但应该是有次数限制的,否则崆峒山早已称霸江湖,而不是千年老三,还经常被人澹忘。

沉墨没有管惊蛰的死活,如他飘渺而至,又飘渺而去。

只留下旁观者对“雪飘人间”的惊叹。

相比柴刀,雪飘人间的出场,确实极具视觉效果,同时让人深深畏惧和恐怖。

已经有扶桑国的商人准备回国后大肆宣扬邪君是扶桑国一直以来寻找的武道之神!

一生俯首拜邪君!

随着他们回国的还有一船邪君的诗集,这在神都属于半禁的书籍,可在扶桑国却不会受到禁止。

先吹嘘邪君为扶桑苦苦寻找的武道之神,再编一段霜月武藏和邪君之间惺惺相惜的故事。

故事的梗概早从邪君杀死霜月武藏之后就开始加工,大致内容是:

霜月武藏,那自然是扶桑国人所周知的武道家,潜心武道,三刀御天流的剑法已经登峰造极,乃是扶桑国武道神圣的象征。

自来中土之后,一把霜月剑横扫中土,普天之下,能与其抗衡者,唯有邪君沉墨。

那一夜,月满中天,洛水之上,霜月武藏和邪君沉墨发生了惊天动地一战。

三刀御天流的剑法固然当世无敌,可是邪君沉墨昔年远渡扶桑,曾获得了扶桑最为神秘的武学杀神一刀斩的绝招——“雪飘人间”。

三刀御天流剑法终归不敌邪君的雪飘人间,战败之后,霜月武藏切腹自尽,并留下遗言将霜月宗传承的象征“霜月”交付给邪君沉墨。

霜月武藏的故事恰然而止,而邪君的故事仍旧继续。同时,邪君依旧带着扶桑国武道中的神圣霜月武藏的精神,继续挑战世间武道的极限。

如此一来,邪君沉墨固然击败了霜月武藏,却不会招到扶桑武士的厌恶,而扶桑武士的态度,也几乎代表了扶桑国大部分民众的态度。

再顺势推出邪君那惊为天人的诗集,肯定能让扶桑国京都纸贵!

沉墨追踪紫寿仙衣的气息来到神都城西的市井里,这是神都城的贫民区,鱼龙混杂。到了这里之后,紫寿仙衣的气息彻底消失。

他踏足市井,周围是小贩的叫卖声,久违的烟火气扑面而来。

沉墨放缓脚步,感受其中的红尘烟火,竟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同时各种臭味传来,很快驱散了感动。

他屏住毛孔和口鼻。

难怪仙人再喜欢游戏红尘,也要归隐山野!

实在是这味道教人难以忍受。

一天两天还好,日子久了,确实不怎么样。

抱天揽月楼毕竟是大大小小江湖人士聚集的地方,每日打扫得很干净,和这贫民区的市井相比,自然有天地之差。

沉墨都有些怀疑,紫寿仙衣的气息只是路过这一片,并没有停留。

“看来暂时是找不到赵无极的下落,不知赵普法怎么样。”

沉墨终于想起赵教主!

至于惊蛰没啥好担心的,这是他的死关,能渡过自然是好,渡不过那也没法,炼神不是那么容易成就的。

看他运气了!

沉墨刚准备离去,面前正好是一个猪肉摊。

他感受到一股灼热的目光。

目光来自切肉的猪肉老,胡子拉渣唏嘘,突然对沉墨来了一句:“力拔山兮气盖世!”

这让沉墨久远的回忆再次被勾起。

从前有一个杀猪的少年想成为他的手下,沉墨被他纠缠,或许因为他那份执着类似于沉墨对长生的执着,沉墨答应收下他。

燃文

但告诉他,让他一直在神都潜伏,如果有需要,沉墨会召唤他的。

其实是借口。

沉墨早已遗忘。

可是他似乎没有忘记,还记得当初的切口。

只是他如何认出自己的?

“不用对切口了,我知道是你,阿七。”

猪肉老露出感动,“主上,你果然没有忘记我。”

沉墨看向他切肉的菜刀,心里生出莫名的玄妙之感,“怎么会忘记,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练成惊世的武学。对了,你这把菜刀哪里来的?”

他心想:果然是一块抹布都会有它的用处,没想到当初的少年,居然能有如此奇遇。这把菜刀,似乎有类似柴刀的神异。

在沉墨眼中,菜刀的神异也出现在了猪肉老身上。两者神气相合。

或许是这个原因,让猪肉老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直觉,一眼就认出沉墨来。

阿七:“自从主上离开之后,我一直在神都中隐藏身份,有一天我遇见一个道士爷爷,菜刀是他送给我的。他说这把刀是赊来的,但是他用不上了,又说他跟我有缘,所以把菜刀送给我。他还夸我是天生的武学奇才呢!”

沉墨心中一动,问了道士的相貌,阿七老实回答。

沉墨心里泛起波涛,因为道士的相貌正是他师父长青子的相貌。菜刀是长青子赊来的,难不成是赊刀人赊给他的,可是赊刀人柳逢春不是说,此前赊出去的刀都出了意外?

或者菜刀是赊刀人柳逢春的师兄赊出去的刀?

这件事看来得问问柳逢春。

柴刀?菜刀?

沉墨忽然觉得,他师父长青子难道临死前还下了一盘大棋。

沉墨:“不错,你确实是天生的武学奇才,阿七,我给你一个名单,你去将这些人找来,明天晚上,我要在城南的琴音小筑见到他们,你可以吗?”

他掏出一个名单,上面的名字后还附着有这些人的资料住所。

让阿七去召集这些旧部,正好是对他的考验。

一间裁缝铺。

“我来补衣服。”一个道士走进来。

“哎,明天再来吧,已经收摊啦。”老裁缝有点娘娘腔。

“不妨事,破的地方不多,你将就着补一补。”

“既然破的地方不多,你去别的地方吧,天太晚了。”

“不行,只有你能补。因为这是一件寿衣。”

老裁缝神情一变,去关上门。

道士将一件破烂的寿衣拿出来。

“这还破的地方不多。”裁缝有些生气。

“没事,你只管补,我给你这么多酬金。”道士拿出三张黑白相间的纸钱。

老裁缝立马接过纸钱,“也不多嘛。”

“不少了,缝尸也才这个价钱。”

老裁缝只得叹口气:“哎,我们这些做小本生意的,当真不容易。”

他仔细收好纸钱,开始认真缝补紫色的寿衣,说来也奇怪,随着衣服的补丁打上,紫色的寿衣渐渐鼓胀起来,慢慢地赵无极的身形显现。

最后一个补丁打好,赵无极彷佛无事人一样醒来,可是面上仍有惊骇之色:

“雪飘人间!”

“邪君。”

他看了看周围环境,才察觉彷佛是做了一场噩梦。

不,不对。

他又死了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