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都市言情>木叶:宇智波家的长男>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绝在行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绝在行动(1 / 1)

第一百九十三章黑绝在行动

话说宇智波真那边,羽衣芦名和五名羽衣一族的族人,在偷袭宇智波花得手之后,便有意将宇智波一族的大部队,引向他们几人制作的陷阱之处。

羽衣芦名带着五位族人,一边跳跃在树木之间逃跑,一边边躲避从身后射来的手里剑和带着引爆符的苦无。、

毕竟羽衣芦名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虽然他的体术在羽衣一族新生代来说是最好的,但是对上宇智波一族的精英部队,尤其是花,还有奈良结衣,以及御手洗凉子这些人来说,还是差一点。

躲避不了的苦无和手里剑,羽衣芦名尽量去用身体不是致命的部位去接。

奔跑中的他脸上,额头,手背,后背都布满了汗珠,跳跃引起受伤部位的疼痛,使他的脸上的五官开始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尽管如此他还在咬牙坚持。

“能多拖住宇智波这些人一秒,正清他们就多一分逃脱的希望,作为忍者的自己来说,战死战场这就是自己的宿命,自己早已经有这种觉悟了。”

“但是自己身后追击的那些宇智波一族的混蛋,真是够厉害的!”

“那个宇智波领头的少女,居然能躲过自己精心埋伏的一刀,幸好自己已经提前给刀涂过毒了,不然真要功亏一篑了!”

羽衣芦名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心里暗想道。

跑到了他好同伴提前布置的陷阱处,羽衣芦名便和五位族人停了下来。

身体的疼痛让他的开始有些晕厥的征兆。

他随手在身边的一棵灌木上,摘下了它的树叶,这种灌木无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唯一的用处就是它的树叶咀嚼起来,特别的苦涩。

但现在为了防止自己因疼痛昏迷,需要咀嚼这种苦涩的树叶提神。

羽衣芦名嘴里咀嚼着树叶,躺在已经提前挖好的一个洞里,其他五名同伴也是有样学样。

“嘴里的苦涩味,越来越重,真不想再次尝到这种苦涩味,但是为了强行提神,也没办法了。”

羽衣芦名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心里暗暗想到。

“轰!轰!”

“那是引爆符爆炸的声音,宇智波一族的家伙,已经追来了。”

羽衣芦名躺在洞里,听着外面传来的爆炸声,他继续感知着外边的状况,准备在合适的机会发起致命的攻击。

“花大人,敌人逃到这里,失去了足迹和血迹,我们的好几个人,都被那家伙留下的陷阱伤到了。”

一名瘦瘦包着头巾的忍者单膝跪在被人搀扶额宇智波花面前报告道。

宇智波花挣脱了扶着他的忍者,自己努力的站着,气力有些微弱的开口道。

“对方只有一人,其他的人就在这片地方,分散开来找到他们,如若对方束手就擒,那么就带回去交给真大人发落.”

“如果对方誓死反抗,那么就地剿灭,生死不论!”

说道这里,花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是!”

然后花带领小队的忍者,开始分散开来,挖地三尺的寻找起羽衣芦名和他五位同伴的踪迹。

剩余的三人留下保护着花,花小心翼翼的感知着周围的气息,察觉到没有什么后,移步到一颗树边,侧背靠在其上。

剩下的三人在以花为中心以卍字阵型警戒。

羽衣芦名小心的感知外边的状况,感知到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开始分散开来寻找自己,而现场就剩下了几人时,他心里顿时大定。

“只要杀了这个领头的宇智波一族少女,那么他们肯定会群龙无首,到时弟弟他们就能安然逃脱了。”

“不过这个家伙的速度很快,想要杀她可是不容易,自己必须制造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羽衣芦名眼中已然露出了决绝之色。

“呵呵,反正自己也没打算活着,只要死的有价值就行。”

于是藏在洞里的羽衣芦名,开始发动属于羽衣一族的禁术!

这个术虽然会在短时间里,提升使用者的查克拉量,和爆发力,以及速度,但是代价就是燃烧自己的生命力!

强忍住因为发动秘术引来的身体不适,羽衣芦名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狰狞的笑容。

发动了秘术之后,海量的查克拉开开始沿着经脉向外渗透出来……

羽衣芦名的身体彷佛披上了一个澹蓝色的罩子。

这些查克拉开始活化他的每一个身体细胞,羽衣芦名攥紧了手里的短刀,他感觉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

“受死吧,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就在宇智波花刚走到羽衣芦名藏身的地洞上方之时,羽衣芦名终于爆发了。

“轰!”

脚下的土地瞬间炸裂,羽衣芦名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从地下破土而出,目标直指宇智波花!

地面上的花,在察觉到时,瞬间变了脸色!

来不及思考的花,身体本能的向后跳去,不过因为中了羽衣芦名毒的他没有多少气力,所以慢了一拍。

而旁边警戒的三人,也发现了异状,开始扑向这里想要用身体替花挡住,来自地下的袭击。

就在这时一道银芒撒若流星般的破土而出,刺向了宇智波花的胸膛!

只听噗嗤一声响起,宇智波花已经躺在地上,而她的胸口插着一把银色的短刀。

护卫宇智波花的众人,瞬间愤怒到了极点……

要知道他们护卫的花大人,可是族长宇智波真大人跟前红人,如果花大人在他们的护卫下,真出了意外?

族长宇智波真大人,会绕过他们吗?

于是护卫花的众人,手里的苦无手里剑,纷纷射向那个伤害花大人的家伙。

羽衣芦名这次没有躲避,他看着众人的眼神带着平静,又带着异样的生命光彩。

“冬!”的一声……

羽衣芦名直直的向后摔倒在了地上。

他用尽全部的力气,翻了个身头部靠在树上,仰躺在那里,不管是前胸还是后背还有大腿上都插满了苦无和手里剑。

不过羽衣芦名没有在乎这些,他艰难的开口道。

“宇智波一族的家伙们,刚才的那个少女,是你们族里的重要人物吧!咳咳!”

他吐了一口血接着说道……

“你们这些大忍族的家伙,看来也是有血有肉啊,被刀捅到了,被毒灼伤伤了,也会受伤,也会死啊!”

“我们羽衣一族一直以来居住在这片森林里,我们只是想要守护住自己仅存的和平……”

“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却想来破坏这些,难道小族就是任人欺凌吗?”

“没办法,我现在只好把我的命摆上去了,你们你接的住我死,接不住那就没办法了,看来那个你们那个领头的少女运气不好接不住啊,哈哈!”

“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

护卫花的一个忍者,想要上前宰了羽衣芦名……

谁知另一个同伴阻止了他,并示意他不要这么做。

毕竟这个家伙伤了花大人,现在的急中之急是带着花大人和这个家伙赶紧找到真大人。

希望族长真大人,还能救活花大人,至于这个家伙的性命就让真大人和花大人的怒火吞噬吧!

就在花,奈良结衣,还有御手洗凉子三人带队离开之后,宇智波真就带着剩余的宇智波一族忍者,直扑羽衣一族驻地……

在解决了羽衣一族族长,还有那些誓死为羽衣一族种子断后的老家伙们之后,宇智波真又带人追上了羽衣正清他们一行人。

没有人不怕死,在宇智波真弄死了几个羽衣一族死硬分子之后,剩下的羽衣一族种子们,终于在宇智波一族的绝对武力面前,无条件的投降了。

就在宇智波真以为羽衣一族的事情已经完结,下来就该去讨伐日向一族之时,只见几名宇智波一族忍者抬着花,正匆匆向他这里赶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宇智波真皱着眉头,看着担架上脸色发白,已经几乎没有了血色的花,冷声的向着抬着花的那几名忍者问道。

这几名忍者,只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前后起因,长话短说的告诉给了宇智波真。

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宇智波真先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被押到他跟前的羽衣芦名,然后便直接蹲在花担架旁边……

只见宇智波真,双手放在花受伤的胸口之上,缓缓的发出了属于治疗忍术的绿色光芒。

“幸亏,当时和族里的老医师学了一手……”

“不然的话,花今天这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一刻钟之后……

看着花胸口上的伤口,在他的治疗忍术的加持下,已经开始缓缓愈合,宇智波真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们几个,带着花返回族里……”

“至于那个羽衣芦名宰了吧!”

宇智波真站直了身子,看着抬着花的几位忍者,对着他们几人叮嘱道。

至于羽衣芦名这个人,宇智波真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一个妄想改变历史车轮的小石子而已。

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是,真大人!”

抬着花的几名宇智波一族忍者,应声点头,然后便在宇智波真的命令下,抬着花向宇智波一族驻地的方向赶去。

《天阿降临》

“其他人跟我来,我们接着向日向一族的驻地出发!”

宇智波真大手一挥,便直接带着剩下的其他忍者,向着日向一族的驻地方向赶去。

至于羽衣一族那些投降之人,自然就是交给奈良结衣和御手洗凉子两人看管了。

……

“结束了,千手柱间!”

千手一族驻地外围的森林里,斑扶着妻子旋涡水户,一手握着武士刀,看着仰面躺在地上千手柱间,冷哼一声之后,便举着刀直接向着千手柱间的胸膛刺去!

“彭!”

“千手柱间现在还不能死,桀桀……”

一颗烟雾弹,直接在斑没有防备之下,被第三人摔在了斑和旋涡水户面前。

随着白烟的升腾,因为视线被遮挡住了,斑的动作终于还是下意识的,产生了一个停顿。

“谁?”

就在斑一刀刺空之后,周围忽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自己居然没有感知到?

要是这个家伙想对自己和水户不利的话,自己恐怕不知不觉就会着了道。

想到这里,斑的额头瞬间沁出了冷汗。

他反手握着刀,盯着升腾起的白烟,扶着旋涡水户一脸警惕的向着白烟里面看去。

“我们还会再见的,斑!”

黑绝在斑视线,被自己的烟雾弹阻挡的那一闪啊之间,利用斑下意识停顿的那个机会,瞬间将受了重伤的千手柱间,从斑的刀下救了下来。

等到烟雾弹的白烟散去之后,斑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地面,他就知道千手柱间这个家伙,已经被人救走了。

“可恶!”

感觉功亏一篑的斑,恨恨骂了一声之后,便扶着妻子水户,向着千手一族驻地赶去……

……

“千手柱间这个家伙,真是个废物!”

“枉我不辞辛苦的将他送到了湿骨林,学会仙人模式,居然还是失败了!”

黑绝用脚踹了踹已经陷入昏迷的千手互助金,脸上露出一副失望之色。

“为了复活母亲大人,千手柱间这个家伙暂时还不能死!”

“千手柱间这个家伙,毕竟是羽衣那个家伙儿子阿修罗的转世之身。”

“想要复活母亲大人,就必须还原出羽衣的查克拉,觉醒轮回眼!”

“然后再召唤十尾的外壳也就是外道魔像,最后再抓捕九只尾兽!”

“只要能施展无限月读计划,那么母亲大人就一定会复活!”

“不过这次宇智波一族出现了一个变数,也就是那个叫宇智波真的家伙!”

“看来这次要将宝押在千手柱间这边了!”

黑绝蹲在昏迷的千手柱间跟前,摸着自己下巴,开始考虑变动复活母亲大人的计划!

黑绝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筹划了数千年,居然连无限月读计划的第一阶段,也就是让因陀罗或者阿修罗的转生者之一,顺利的觉醒轮回眼都没有做到……

“或许是自己,以前一直都隐藏在暗中,所以没有办法推动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转生者?”

黑绝想了想,只想到这样一个可能……

“要不这次,自己站到台前,试试?”

黑绝盯着昏迷的千手柱间,忽然突发奇想的想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